“云栖”深处辣椒红

2020-10-14 17:28:11 [来源:湖南日报] [责编:沈礼]
字体:【

湖南日报记者 李婷婷

见习记者 胡承鼎

走到凤凰县051县道尽头,再往上攀爬7公里,樟坡村像一只鹰,栖在深山顶上。

湘西凤凰县山江镇逶迤的大山,把这个小村托举到850米海拔高处。以前,村民们结束一天的劳作,会站在这山头歇口气。这山景,他们看了世世代代,怎么都想不到,在这有如“世界尽头”的“云栖”之处,会立起一栋 “云栖山舍”。

民宿于今年7月投入使用,仅3个月营业额就超过30万元。而3年前,湖南省证监局驻樟坡村工作队队长、村党支部第一书记邱孝带领队员来到这里时,樟坡村还是一个处处土砖房和危房的“五零村”。如今,曾经的深度贫困村,从靠“输血式”扶贫,逐步走向发展产业的“造血式”脱贫。

秋日正好,86岁的村民胡志平正弯腰走过垂满罗汉果的架棚。上个月,他刚从厦门旅游回来。“去年种的10亩罗汉果,分红收到了五六万元。外孙女说带我出去走走,第一次看到了大海。”今年,他又多种了3.5亩罗汉果、4亩辣椒,并带动村里6户贫困户一起种植。

在此之前,大部分村民和他一样,没有走出过这片大山。典型的喀斯特地貌、天然石漠化土壤造成的“九石一土”和缺水问题,如紧箍咒,死死掐住了樟坡村的发展,脱贫攻坚工作难度极大。

通过摸底走访,驻村工作队发现,辣椒是当地传统产业,脱贫攻坚就从辣椒开始。

为鼓励村民种辣椒,工作队挨家挨户做工作。原本挑到镇上卖8毛钱一斤的辣椒,他们承诺,按4元一斤的价格跟村民收购。“利润翻至整整5倍,谁会相信呢?”村支书胡家宝说,现场分红时,给的都是现金,大家一下就看到了希望。“今年村里种辣椒200亩,种植户多达100户,其中40户是贫困户,占村里贫困户数的55%。”

在推动辣椒成功走出大山后,工作队又根据樟坡村的土壤、气候条件,为村里陆续引入罗汉果、黄精和七叶一枝花等种植项目,并配套建设加工厂。返乡创业的龙良平是村里黄精和七叶一枝花种植的先行者。“我自己的药材基地已有160亩,还发动村里16户跟着我一起种。我还和周边村药材种植户签了300亩协议,他们种,我管收。”龙良平说。

2019年,工作队成立了由村委会占股99.9%的凤凰县兴村农业发展有限责任公司,孵化辣椒党小组、腊肉党小组、罗汉果党小组和旅游党小组4个产业党小组。邱孝说,樟坡村特色农副产品目前发往全国各地,已走向更开阔的市场。

食品加工厂房、加工包装车间、物流停车场……看到家乡发展日新月异,许多在外务工的年轻人也纷纷回乡,肩负起集体经济产业接班人的重任。

80后村医龙吉珍是其中一个。以前,他每半年去广东打一次零工,随着旅游业的兴起和“云栖山舍”民宿的建立,她还承担起了“旅游带头人”的工作,和另外3位带头人一起,接待游客,表演卡歌、卡鼓、卡酒等苗家传统拦门仪式。

去年,樟坡村实现整村脱贫。如今,多个产业蓬勃兴起,从“输血”扶贫走向了“造血”脱贫。

■记者手记

用真诚取得信任

李婷婷 胡承鼎

从“云栖山舍”走到产业综合楼,一路上,不时有小孩跑过来喊:“邱叔叔!”

“我们刚来的时候可不是这样。”邱孝说,“那时他们都怕生,很腼腆。不只是小朋友,村民们都以为我们是来‘收辣椒的’。”

聊天时,邱孝接到一个电话。他说:“村里一位80多岁的老党员去世了,明天出殡,我必须得去一趟。”在樟坡村3年,无论红白喜事,工作队都全力参与,把自己变成一个真正的樟坡村人。用这样的真诚,他们取得了这座苗家聚集村落的信任。

多年来,靠收“协调管理”费的龙自省,一直是村里的“刺头”。通过走访,邱孝了解到,他妻子生病多年,负担沉重,实在没钱才出此下策。他引导龙自省试种罗汉果,并资助他的孩子上学,送他妻子到县城看病。同时,把全村需要资助的孩子、必须帮助的病人做了统计,建立教育、医疗两个帮扶基金。

罗汉果产量可观,龙自省一下子有了脱贫的信心。现在,有7户贫困户跟着他种罗汉果。“扶贫队彻底改变了我,我都没想过,有一天自己会变成这样的人。”

去年,罗汉果赚了5万多元,龙自省春节后就买了一辆车。今年种了22亩罗汉果、10亩辣椒,还养了4头猪,收入估计能到10万元。他盘算着,到明年春节时,要在村里盖栋新房子。

将“帮扶对象”变成“同路人”,昔日“五零村”正走向兴旺。樟坡村,这只栖在深山顶上的“鹰”,正展开腾飞的翅膀。